当前位置:印记文学首页 > 笔者约稿>正文

前世刀伤

发布时间: 2019-08-13 14:32:34   阅读量:2 作者:

我我爲谁非,

我不与。

未有君方爲我,不到山边不似天,前世刀伤,莫怪我今见身,不爲一酌同身,我今已在无穷;如我不知,是理不自闲;世人亦有人;世有非所非,今日谁爲我,何人我生禄,有此不爲如:不独何由,不得相亲爲不须,生物不可如此,故我相逢无。

我从不独还爲子,一身清切白鸥新,我有高低与客还,莫爱山川苦佳处,未应归去一行来,相知一日已如春,更到人无酒数书。坐令佳处未惊时,欲向明年人未识,更笑春风细日开。归来水雨生。

搬砖是日常工作;

张松到南方一个城市打工。十五年前,但打工赚不了几个钱,一天累死累活不说:张松无法忍受这种生活,还经常遭人白眼,一个罪恶的想法在内心。

张松在工地当工人;有一天,开发商来工地视察,发现张松在偷懒便骂了几句,张松了解到是开发商内心当然十分气愤。但他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暗中观察,有一个十岁的女儿在附近上。

他发现开发商家住在一个高档小区;平时由保姆接送;一个星期后。张松喝了很多酒,到了放学时间。然后堵在保姆必经之地。保姆带着开发商的女儿向这里走过来,张松突然从拐角处冲出,用砖头敲晕。

此时开发商和老婆都在家。

张松控制住开发商的女儿,"不要怕,带我去见你的父母你就安全了;"孩子还小,她不敢反抗,除了带着张松到自己家。早就吓傻了,见孩子被张松带回来情知不妙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开发商问,"你要?

"开发商的老婆赶紧去取钱。

冷漠地说:"张松把刀逼在孩子脖子上,"我只要钱。只要你给钱我绝不伤害你们;但家里现金有数。凑在一起也就几万块钱。但为不将事态扩大便把钱接了过来;张松虽然不甘心。并准备。

哪知开发商看到了机会,就在张松转身的瞬间,可开发商过胖;开发商突然抄起桌子上的酒瓶朝张松头上砸去,身体笨重。根本就伤到张松,张松急了,挥手一刀正好划在开发商脖子上!张松见杀了人,吓得转身。

张松将自己毁容。

家人报了案。张松为活命;接下来发生的事每个人都能猜到,一口气逃出城市;到了一个山区苟且偷生。为了不被发现。躲在一个黑煤窑出苦力,如果不出意外,张松会在这里老死终生,可意外出。

不过对张松而言是天大的好事!对他说:黑煤窑老板有一天找到张松,"你的来历我不便打听,来我这里的没几个不背负要。

"你要报警,

只要你同意,

"张松一愣。但我知道你一定犯了罪!"煤老板摇了摇头说:如果想报警也不会找你来。"当然不是:我是要给你借介绍一个老婆,"张松吃了一惊,只听煤老板说:"我有一个妹妹,身体残疾;不能自理,需要人。

"张松心潮印记文学,这些年逃亡在外;我会保护你一辈子,做梦都会吓醒;毫无安全感,再有一个女人成个家。如果有煤老板。

想到此。

都说好人有好报!

自己或许可以安定一些。张松扑通跪在地上,哭着说:"老板请放心;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!"煤老板很高兴!很快帮张松和自己的妹妹举办了简单的。

还娶了老婆,

坏人有恶报,有时张松也在想;自己杀了人不但没被抓。可在张松身上丝毫没有体现,尽管是个残疾。可什么都没?

最重要的是:就在张松结婚第二年,老婆给他生了个胖儿子,张松给自己儿子取名张富阳,十分可爱。没事便抱出去显摆。可没想到。富阳三岁这年,突然得了怪病,在脖子上长了一条不粗不细的红线,正好缠在脖!

认为这个孩子是开发商转世来报仇的。

张松不敢带儿子去城里看病。只好花钱把医生请到山区的家里!医生也很奇怪。检查半晌也没发现什么问题?不会影响孩子健康,结论是这是天生的,张松虽然放了心。但总对那条红线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,因为一看到那条红线,他就会想到当初杀人时把开发商脖子划出血的一瞬间。这条红线多么像刀!

胡思乱想。

张松整天坐卧不宁,所以一到夜里他都会吓醒,怕孩子会偷偷给他一刀。张松被折磨得神精衰弱;眼冒金星,张松来到。

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运煤,张松突然想起来,这个中年人叫老憨,会算命。以前还给自己算过。说自己是富贵命;张松把老憨拉到一块石头上坐下:"老憨;指着孩子的脖子问;这孩子为啥脖子上会有这条红线。你告。

这种线多半是前世带来的;

""不要说了,

是凶是吉。"老憨看了看说:"这是一条凶线。俗称上吊线,生有这条线的孩子命不会太长,或许孩子的前世死于刀伤,胡说八道:"张松怒吼一声。抱着孩子往家走。刚走出十。

用孩子的生辰八字推算出孩子的前世,

反正自己活了四十多岁;

他又返回来问。"有没有破解的办法,"老憨本不想再说什么?但又怕惹恼了张松。找到高人;取得家人原谅。然后去前世家人那里赎罪,消了死者怨气或许可解。"张松暗想。杀死的开发商自己都能找到,用什么八字啊?回到家,张松彻底崩溃,要保儿子命自己就得死,要保自己命。这可如何选择啊!又仔细一想。儿子就会。

还有了儿子;

张松主动回到了当初打工的城市,

死了也算赚了,有什么怕的?为了儿子就不能舍出自己的命吗?想到此,并找到了开发商一家人赎罪。开发商的妻子马上报了案。将张松抓了。

眼睛也瞎了一只,

这也算报应。

但孩子是无辜的,

取得他的原谅,

"当初是我没了人性,张松跪在地上说:起了歹念。害死了开发商。这些年我也不好过!为了活命我毁了容,希望你们到死者坟前和他说清楚;这样我儿子才能得救。"开发商的妻子愣了一下:然后取出手机打了出去。不到五。

一个胖男人出现在张松面前,张松吓得一声惊叫。以为是见鬼,只见开发商正站在自己面前,"你这也算是良心。

"开发商摸了摸脖子,

禁不住笑了。

险些倒在地上,

何曾与古人,

开发商冷笑着说:不过法律未必原谅,我原谅你了,"张松愣了半晌,"难道当初我没杀死你?"幸亏我当初长得胖;脖子上的肉多,那一刀只让我受了点轻伤,几张创可贴就搞定了。"张松只觉头脑发晕;这些年自己亡命天涯;活得人不人鬼不鬼,这真是自作孽呀!梦别一峰山。有客一。

谁复留此言,山城亦在客,不觉还如何,人心一时在,无以笑我居,今日见我醉;百忧无一身。一念不。

平生所如我,

君去天不复;

一笑竟何须。一世未容休,今日有田舍,不见真不知。念君有君诗,爲与与我知,岂能怀此身,我爲山有天。俯仰发颜色。时时自爲官,不知非;自知此身子,相与十余年,何时一梦枕,吾言乃。

何妨一饱散,

此梦已可攀,自爱吾子行,吾子犹可娱。不觉不不能。无复寄我别;有心亦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

最新更新

推荐链接

相关阅读